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玄幻魔法 > 正文

玄天战尊全文免费阅读 韩宇小说《玄天战尊》章节精彩章节

奶昔奶昔 2019-03-14 16:55:49 1

 玄天战尊全文免费阅读 韩宇小说《玄天战尊》章节精彩章节 玄幻魔法

《玄天战尊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:雪梨文学,关注后回复:玄天战尊 或者书号:玄天战尊 即可阅读全文

《玄天战尊》小说简介

热门小说《玄天战尊》是妖月夜 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韩宇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“父亲若非为了我,出手对付薛家父子,伤势岂会加剧?”想起父亲寒毒发作时的痛楚,韩宇的手掌不由紧了紧,进入太炎山脉的念头更深了。斩杀了一只暴熊,韩宇旋即在山脚下寻得一处空旷之地升起一堆篝火,切了两只熊掌...

《玄天战尊》 第20章 怀璧之罪 免费试读

“父亲若非为了我,出手对付薛家父子,伤势岂会加剧?”想起父亲寒毒发作时的痛楚,韩宇的手掌不由紧了紧,进入太炎山脉的念头更深了。

斩杀了一只暴熊,韩宇旋即在山脚下寻得一处空旷之地升起一堆篝火,切了两只熊掌架在篝火之上小心翼翼翻烤起来。

韩宇极为熟练的翻转着熊掌,随着熊掌逐渐化为金黄色,淡淡的香气逐渐弥漫而出,手掌一番,熊掌翻动间,小刀瞬间在其上划出几道均匀的口子,随着佐料的撒入,篝火之上的熊掌之上,那让人闻之馋涎欲滴的香气飘溢数里。

“好了!”

就在韩宇准备,收起掌中宝刀之时,眉头皱了皱,眸光不由向着前方,凝视而去。

在那里有着三名男子,正向此迈步而来,沉稳的步伐节奏一致,显然这是几个配合十分默契的修者。

可以清晰的感觉到,其中一个身形挺拔的青年男子,在扫过韩宇之时,那锐利的眸光,不由在其手中的刀上停留了稍许,嘴角且发出一声轻咦之声,与其同行的两个壮汉眸中亦明显闪过一抹异色,随后神色恢复如初,迈动沉稳的步伐向着韩宇缓缓而来。

“两个淬体九重大成,一个淬体九重初期?”三人眸中的异色虽然一闪即逝,旁人根本无法察觉,只是韩宇此时的精神力释放而出,周身数丈的一举一动皆无法逃得其法眼,瞧得对方的修为时不敢有丝毫放松。

“这位小哥,这熊肉能否赏脸给在下食用?”青年男子瞅了韩宇手中的利刃旋即指着,旁边的熊躯,露出一抹笑意说道。

“若是你要,便拿去吧。”韩宇话语淡漠,精神力却是在注意着,三人的一举一动。

“如此,在下便不客气了。”

见韩宇话语冷淡,中年男子并未生气,微微挥手,旁边的一个壮汉,心领神会,旋即径直走到那熊躯之旁掏出两把匕首,旋即在熊躯腰间切出两块极为鲜嫩的熊肉,至包裹中取出一个银叉将熊肉穿在其上,便在篝火之上烘烤起来,那娴熟的手法丝毫不弱于韩宇。

另外一个壮汉则寻的一块平整的岩石后,将之搬来之后,把一块干净的锦布铺在其上供其端坐,自己却站立于旁,眸光向着四周扫视而去,一副放哨的样子。

身形挺拔的青年十分淡然的端坐域岩石之上,举手投足间隐隐有着一股世家子弟的气质弥漫而出。

“这三人面生得紧,在太炎镇似乎没有此号人物?”韩宇暗暗的打量着这三人,心中略带狐疑,旁边这两人修为明显比这青年男子高,却在旁伺候,显然此人身份不低,怎么也是世家之弟,只是韩宇却未曾听闻太炎镇有此等人物,这年方十八修为便达到淬体九重在太炎镇,可是天才一名啊,岂会不知?

香气四溢的熊掌,被韩宇瞬间消灭,那副吃相,让旁边的青年眉头微微一皱,“此人衣着普通,毫无涵养,想来是普通修者,只是他怎么会有此等宝物?”

见得韩宇吃完后,皱了皱眉头,青年男子旋即淡淡一笑,“敢问小哥如何称呼,可是这太炎镇人士?”

“在下,不过太炎镇一无名小卒罢了。”韩宇淡淡一笑略带警惕的说道,这青年男子,年纪不过十八左右的模样,此番已然达到淬体九重初期,此等修为在太炎镇青年一辈中实属不多,尤其是其那份气质更是非普通世家子弟所有。

“无名小卒?”青年男子微微一愣,眼中射出一抹奇异的目光在韩宇身上扫过之后,旋即淡淡一笑,“在下林海,景阳城林家子弟。”

“景阳城林家?”韩宇略露惊讶,旋即露出一抹恍然,“原来是县城的世家子弟,难怪有此等气质。”

眸露惊讶的同时,韩宇不由紧了紧手掌,对方适才的眼神似乎发现了,自己手中宝刀的不凡之处,若是他心生歹意…?

瞅了一眼,名为林海的青年男子,韩宇眸中闪过一抹凌厉,旋即淡淡的说道,“韩家,韩宇。”若是对方有何异心,他绝不会坐以待毙。

“韩宇?”林海略微一顿眸中一抹讶色一闪即逝,随后笑了笑说道,“原来是韩兄,你此次来此莫非是要进入太炎山脉?”

“嗯,小弟在家中寻得无聊,想要进太炎山脉闯闯。”韩宇摊了摊手说道,“不知林兄自景阳城城来此有何贵干,难到也是来此历练吗?”

“呵呵,正是如此。”林海笑了笑说道。

“哦。”韩宇耸了耸肩说道,“这熊肉便你们享用吧,此刻,天色以晚我便就此歇息了。”说完韩宇便径直走到山脚下一处空地,开始扎起一个简易的帐篷,以遮风蔽露。

林海朝着韩宇笑了笑,心中却如滔天海浪在翻滚,“原来他便是韩宇,怪不得有此等宝物。”

修长的手掌紧握成拳,那锐利的眸光却紧盯着韩宇,指甲深深的刺入掌心,林海呼吸急促间在极力的压住心中的贪婪。

“海少,熊肉好了。”旁边的壮汉将一块,烧烤得香气四溢的熊肉恭敬的递给林海,当他发现后者的眸光紧紧的盯着韩宇那搭好的帐篷之时,眸子闪过一抹狠历之色,说道,“海少,不如…。”

话语方出,林海瞅了一眼帐篷连忙作出噤声之意,旋即接过熊肉说道,“你们也食些吧。”

壮汉心领神会,亦不在言语,只是从包裹中取出一瓶美酒给林海斟满一杯,便开始食用那烘烤好的熊肉。

夜风寒冷,山脚小的篝火,被吹拂的左右摆动,发出‘哧哧’之响,林海几人,已然酒足饭饱,旁边帐篷之中,一道道如闷雷般的呼噜之声,不绝于耳。

“海少,是不是这小子手中的那炳刀有异样?”其中一个壮汉,面色一沉说道,“若是海少看上了直接将之夺了就是何须如此小心谨慎。”

“是啊,我看这小子也不过淬体八重修为,此等修者一个手指头便可将之灭杀!”另外一个壮汉附和道,那随意的语气,似乎此等杀人夺宝的事情在他们的眼中,再也平常不过,一条人命便如蝼蚁般毫不值钱。

帐篷之内,鼾声不断的韩宇,手掌不由紧了紧,眉宇间闪过一抹凌厉的目光,宝刀在手,随时做着应敌之备。

瞅了一眼那简陋的帐篷,林海眉头不由皱了皱,叹息道:“若是此子是别人,本少自是不会手下留情,只是这韩宇吗,却显得有些棘手了。”

旁边两个壮汉见得自家少爷这番模样,面露疑惑之色,不由向着那简陋的帐篷扫去,心中疑惑,“这韩宇是何方神圣竟然会让海少,心存顾忌。”

要知道这林海虽然是林家庶出的嫡系子弟,其身份在景阳城亦非常人可比,平日看似温文尔雅的海少相中之物,从来都是一件不落被其的收入囊中,原因无他,只因他父亲乃是一个真武之境的修者。

似乎知道,二人心中所想,林海眉头微凝,瞅了一眼那帐篷说道,“你们,可曾听过韩子枫?”

“韩子枫?”两位壮汉,露出惊诧之色,旋即不解的道,“海少是说太炎镇曾经那个一时风头无两的天之骄子吗?”

“不错!”林海微微点了点头,眸光却不禁向着,太炎镇的方向眺望而出,略露追忆之色。

“难道,他说韩子枫之子?”其中一个壮汉,略带恍然。

“不错。”林海舒了口气,眸子略带着一抹不甘,“若非他说韩子枫之子,那小刀此时早已易主。”

“传闻,韩子枫不是修为被废,早已经形同废人了吗?”两个壮汉满脸不解,此等人物,纵使曾经如何辉煌,此时已江河日下,何须惧之?

“形同废人?呵呵,不仅是我只怕整个景阳城的人皆是如此认为。”林海面色一沉,“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废人,在一个月前,一举击溃一名真武之境及两名半步真武的高手。”

“可是,林爷,不是真武中期的修者吗,况且以林家的势力,何须畏惧这小小的韩家?”其中一个壮汉,不屑的说道。

“话虽如此,可是,韩子枫当年可是踏入了半步奥义之境,若是他修为尚在,此等人物,在景阳城,只怕亦是巅峰般的存在,若是惹下此等敌人,纵使父亲亦无法保住我。”林海深深吸了口气,眸子瞧向太炎镇之时,依然无法相信当年那个神话般的人物,居然还有此等实力“若是非我来此之时,打听了太炎镇最近所发生的事情,只怕此时已经酿成大祸!”

毕竟,此间距离太炎镇较近,有着不少冒险者出没,若是他灭杀韩宇的事情被穿出去,那可是后患无穷啊,韩子枫可是曾经放出过狠历的话语,谁敢犯韩宇,他定家踏平其家族,一个半步奥义的修者发狂,那等场面,难以想象!

想到这里,林海眉头微杨,不由为自己的小心谨慎而感到满意,在景阳城他便是如此小心谨慎,只欺负那等势弱之人,对于后台强硬的子弟,他视之为亲朋结交,故而他虽然飞扬跋扈,在景阳城亦少有人敢挑衅他的威严,因为那些有实力的人多数是他的朋友。

“原来,他是忌惮父亲。”帐篷之中,听得林海的言语,韩宇那紧握的手掌方才微微舒展,若非如此只怕今日难免一翻血战,以他淬体八重的修为,面对三名淬体九重的高手,那结果不难预料啊。

想起父亲,当初放出的很话,韩宇心中不由感到一阵温暖,有父如此,夫复何求?

然而,就在韩宇心中一舒之际,林海下面的话语,却让他心中杀心顿起。

关于我

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

热门文章
香港合六彩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