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科幻未来 > 正文

玄天战尊小说全文精彩章节免费试读(韩宇)

奶昔奶昔 2019-03-14 16:55:38 7

 玄天战尊小说全文精彩章节免费试读(韩宇) 科幻未来

《玄天战尊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:雪梨文学,关注后回复:玄天战尊 或者书号:玄天战尊 即可阅读全文

点击阅读

《玄天战尊》小说简介
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玄天战尊》由妖月夜 所编写的玄幻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韩宇,书中主要讲述了:半步真武虽然在太炎镇亦算强者,只是当年韩子枫全盛之时乃是半步奥义之境,那等修完放在西荒郡亦算一方强者,纵使此时寒毒压身,亦非此等鼠辈可敌?‘砰砰!’韩子枫面露煞气,乱发狂舞,宛若盖世魔君,一道道凌厉的...

《玄天战尊》 第17章 薛家末日 免费试读

半步真武虽然在太炎镇亦算强者,只是当年韩子枫全盛之时乃是半步奥义之境,那等修完放在西荒郡亦算一方强者,纵使此时寒毒压身,亦非此等鼠辈可敌?

‘砰砰!’

韩子枫面露煞气,乱发狂舞,宛若盖世魔君,一道道凌厉的攻击让整个厅外都被青色的雷弧笼罩,此时的他是俨然动了真怒!

韩子枫十六年前与妻子被迫分离,且深受重伤,归来之后,俨然错失了族中的一次重要比赛,让韩家蒙受巨大的损失至此没落,如今他与儿子相依为命,岂容许他人动其一根毫毛?

“父亲,他若是在打下去,薛家父子,将性命不保,到时我两家将势如水火,于我不利啊!”韩锦鹏眉头微皱,本以为可以凭借薛家的压力整治韩宇,不想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。

“哼,势如水火?”韩镇山瞪了韩锦鹏一眼,冷冷的说道,“他薛家,此次欲借我韩家立威,只怕其心以变,翻脸只是迟早的事情!”

韩锦安瞅了一眼屋外的薛家父子眉头亦是一皱,“这薛家虽然势力不弱,可是远还未到弃我韩家的地步啊!”

院落之中,薛家父亲,一道道凄厉的惨叫声,不绝于耳,韩家的护院庄丁都不明所以的向此探头探脑,想要瞧个究竟,当他们瞧得那个乱发飞舞的韩子枫时,届时露出满脸惊诧。

“天啦,这是谁,薛家父子竟然被其狂揍至此?”韩子枫十六年未离开寒舍,韩家已是物是人非,少有人认识他。

“咳咳!”

大厅外,韩子枫的身形骤然一停,脸上隐隐有着丝丝寒气弥漫而出。

“父亲!”听得那熟悉的咳嗽声,韩宇眉头一皱连忙奔至院外,心知父亲在体内真气的牵引下,那被压制的寒毒提前发作了!

“他竟然有伤在身!”韩家父子略带畏缩的眸光,向着韩子枫偷偷瞟去,纵使此时韩子枫寒毒发作,他们亦无可奈何。

在韩子枫一番凌厉攻击下,薛武隆体内真气溃散,多数经脉断裂,只怕他日难以在回复至真武之境,薛姜两兄弟,更是丹田直接被那狂暴的雷元之力震溃,一身修为尽废!

“父亲,你可有事。”韩宇满脸焦急的问道。

十余年来,韩子枫极少引动真气,便是怕牵引体内寒毒,使得伤势更重,此番能够为了韩宇屡次出手,可见韩子枫对这个儿子是多么的看重,当真是绝不容许他人动其分毫!

“无妨!”韩子枫强行压制体内寒气,咬牙说道,对于寒毒蚀骨之苦,视若无睹,寒气如霜的脸庞上隐隐带着一丝慈祥笑容。

“三弟,你的伤?”发现韩子枫身体的异样,韩锦安连忙赶来,焦急的问道,在他身后韩锦鹏及韩镇山紧随而至。

“大哥!”韩子枫神色复杂的瞧了一眼,这个大哥。

“你搬到内院来住吧!”默默的瞅了一眼这神色憔悴的三弟,韩锦安许久方才吐出一句憋在心里多年的话语。

身后的韩镇山听得此言面色一僵,原本焦急的步伐,顿在原地,眸光略带着一丝期许向着韩子枫瞧去。

似乎感受到了韩镇山的到了,韩子枫眸中闪过一抹复杂之色。

感受到韩子枫的目光,韩镇山眸光一移向着地上受伤不轻的薛家父亲瞧去。

“不必了,我在那里挺好的。”韩镇山目光的避开,让韩子枫眉头一皱。

韩子枫体内真气赫然停止运转,寒气弥漫的手掌,拉过韩宇的小手,眸光向着薛家父子冷冷的扫去,“我韩子枫,纵使伤病缠身,吾之子,亦非尔等所能够欺,若是他日谁人敢犯,我韩子枫拼尽残躯亦要踏平其整个家族!”

阴冷绝然的话语,至这个面容憔悴身形单薄的男子口中铿锵有力的传出,此间所有的人,无人质疑韩子枫的话语乃是恐吓,适才他的举动,已经证明了他的确有这个实力!

凭借一己之力,片刻废掉两名半步真武及一名真武之境的修者,此等魄力,在太炎镇谁人能及?

感受着父亲手中尚未压制下去的寒气,韩宇心头一动,眸光不由瞅向客厅外的韩镇山,已然明白父亲为何如此。

“没有什么可留恋的,只要为父在日后无人能够欺负你!”韩子枫淡淡的瞅了一眼韩镇山,头也不回的拉着韩宇径直离去,昔日他对这个家族感到内疚,只是今日,韩镇山的做法,却深深伤透了韩子枫的心,“同是韩家嫡系血脉,他怎么能够忍心至宇儿于不顾了?”

“父亲,放心纵使没有韩家,孩儿也能够踏上巅峰。”淡淡的瞅了一眼,韩家族人,韩宇咬牙说道,坚毅的神色中,有着一抹无法撼动的自信。

在院落的一处回廊口却是有着一个灵气动人的少女,瞧得眸中略带湿润的韩宇,啧啧而笑,“原来,韩宇哥哥,也会哭!”

少女的取笑,韩宇并未生气,心中反而异常感动,他知道若非韩雪莺,父亲根本不会如此及时的前来救他,因为在韩家,只有这少女会不顾他人的眸光,与他们来往。

“他的脾气还是没有丝毫改变!”瞅了头也不回的韩子枫,韩镇山深深地吸了口气。

韩子枫的绝然离去,韩锦安亦明其意,瞅了一眼韩镇山,心头唯有叹息一声,当年二人便是这般倔脾气,搞得父子形同陌路之人。

“父亲,他便是我三叔吗?”望着那两道略显孤寂的身影,韩天璇满脸狐疑的问道,自懂事以来,她只知道,三叔曾经惊采绝艳,只是不知何故却被逐出韩家内院。

“恩,他就是你三叔,我们韩家的骄傲。”韩锦安点了点头。

“原来三叔,竟然有此魄力,当初却是我小瞧他了!”韩天璇眸带迷离,实在难以想象,这个被韩家驱除内院的三叔,如此惊采绝艳,那道憔悴的身影在她眸中霎时,伟岸如山。

不仅是韩天璇,所有韩家庄丁护院,心头亦是震撼不已,在也不敢轻视这对落魄的父子!

薛家众人心中唏嘘不已,若是知道韩家这个天之骄子,修为尚在,他们岂会自讨没趣来寻韩家晦气?

那两道落魄的身影已然深深烙印于众人脑海之中,尤其是韩子枫出手时如同盖世君王般的身影,震撼人心!

“父亲,他们如何处置?”韩锦安指着薛家父子说道。

“哼,他们不是想要废了宇儿吗?今日将他们都废了,好让太炎镇的各方势力知晓,我韩家纵使没落亦非可欺之辈!”韩镇山目光怨毒,之前的隐忍早已经不复存在,既然已经与薛家交恶,何须留情!

“恩!”韩锦安点了点头,韩子枫的出手足以震撼太炎镇不少蠢蠢欲动的势力。

“锦鹏,手下留情啊!”薛武隆面露惊骇。

“岳父,我韩家虽然没落,但是你不该逼得太紧!”韩锦鹏面色冷淡,薛家之前的举动,无疑是想要踩着韩家出头,对于一个世家大族来说,这是奇耻大辱!

韩锦鹏的绝情让薛家众人,彻底绝望,薛宁薛建两个小辈,更是后悔不已,本想废了韩宇的修为以解心中之气,此时不仅父亲,爷爷,便是自己的修为亦被废,当真是人算不如天算。

薛家父子三人,此等修为在太炎镇不仅是高阶之列,在薛家他们更是顶梁柱,他们一旦倒塌,薛家定然土崩瓦解,被各方势力所瓜分!

在一番沉思之后,韩镇山发了一系列的命令,暂时封锁,薛老爷子修为被废的消息,暗中调动韩家全部势力,开始偷袭薛家,以掠夺其产业!

薛家瓦解的局面势在必行,既然难逃此运,与其让其他势力瓜分薛家产业,还不如让韩家独吞,以此壮大自身,当年韩家势弱之时,太炎镇各方势力何尝不是,如此?

“锦安,你派人将你弟媳及子侄全力监控起来,莫要让其泄露风声,否则家法伺候!”韩镇山目光如炬,颇有一家之主的气魄。

随着韩镇山亲自出手,薛家在失去真武之境高手的情况下,兵败如山倒,大半产业被,韩家夺去,当太炎镇各方势力发现此事之时,薛家老爷子及两名半步真武的儿子被韩子枫废去修为的消息,已经如同潮水般席卷整个太炎整。

霎时间,整个太炎镇,为之震动,各方势力暗中猜疑,薛韩两家的关系,他们可是一清二楚啊!

听得韩子枫的名头,各方原本蠢蠢欲动想要分一杯羹的势力,顿时心有顾忌,连忙派人证实此事真伪,当确认此事乃是实情之后,众人只得放弃心中念头,同时对韩家的势力,不得不重新估量!

韩子枫昔年名头太甚,纵使沉寂十六载,此番被提及,众人依然心有余悸,那可是半步奥义的存在啊!

“不想时过十六载,我依然要靠你的名头震慑那些豺狼以保韩家安危!”韩家,韩镇山遥望着虚空面露复杂之色。

这一日,整个太炎镇,因为韩子枫父子,为之轰动,薛家更是,就此瓦解,族人抛弃产业,逃离太炎镇,薛家族人甚多,而且事发突然,韩家亦无法将其一网打尽,方才得以一些薛家子弟得以逃脱……。

韩家一间简陋的卧室中,韩宇有些迫不及待的将一块锈迹斑斑的铁块,自怀中掏出,期许的目光便如看着一个宝藏一般。

在与韩父回到家中后,他便立即将那火精芝给父亲服下,在火元之气的压制下,韩子枫那苍白的脸色方才得以好转,体内的寒毒暂时被压制,只是其神色,憔悴的让人望而心疼!

显然此次的贸然出手,寒毒反噬,让韩子枫伤势更重!

韩父体内的寒毒一直是韩宇的心病,他相信只有提升自己的势力,方能够改变这一却。

平平无奇的铁块,因为风雨的侵蚀,已经面目全非,普通修者见到此物自是会将之视为废铁,只是韩宇却清晰地感应到,铁块之中有着一股奇异的气息传出,那股气息让他识海中的精神力气旋为之悸动。

此时铁块拿在手中,这种感觉更甚,韩宇可以肯定,这铁片上那股奇异的波动,一定是精神力!

热门文章
香港合六彩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