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玄幻魔法 > 正文

《盗妃作乱:本宫又欠债了!》小说章节精彩阅读 宁兮月笙王小说全文

奶昔奶昔 2019-03-14 15:20:17 1

 《盗妃作乱:本宫又欠债了!》小说章节精彩阅读 宁兮月笙王小说全文 玄幻魔法

《盗妃作乱:本宫又欠债了!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:二哈文学,关注后回复:盗妃作乱:本宫又欠债了! 或者书号:4002 即可阅读全文

《盗妃作乱:本宫又欠债了!》小说简介

主人公叫宁兮月笙王的小说叫做《盗妃作乱:本宫又欠债了!》,本小说的作者是安小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“行了,既然不想说那就别说了,我也不想再知道了,还有你那本佛经不要再给我抄了,心不诚又何来的孝心?你这不是在咒老太太我死吗。”宁兮颜的母亲连忙上前,一手抚着老太太的胸脯,“老夫人您消消气,或许事情并没...

《盗妃作乱:本宫又欠债了!》 第16章 鸡腿儿 免费试读

“行了,既然不想说那就别说了,我也不想再知道了,还有你那本佛经不要再给我抄了,心不诚又何来的孝心?你这不是在咒老太太我死吗。”

宁兮颜的母亲连忙上前,一手抚着老太太的胸脯,“老夫人您消消气,或许事情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糟糕,又或者是因为月儿,真的有什么隐情呢。”

老夫人冷哼,一把甩开了郑欣然的手,“不必再说。”

显然,她不想再听宁兮月辩解一次,对于这次的事情,她神色也不再像之前那般慈爱,就像她之前想的,两件寿礼和这个佛经功过相抵,没有喜也没有恼。

宁兮月委屈地站起了身子,不过却倔强的没有反驳一个字。

看着老夫人已经迈了两步,她的婢女香儿却有些着急了。

香儿一脸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自家小姐,“小姐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您倒是告诉老夫人啊,反正以后都要知道,您有什么不能说的呀。”

看着香儿如此焦急,宁兮月却站在一旁一个字都不说,老夫人皱了皱眉,这对主仆到底在搞什么鬼?什么以后都知道?难道是又闯什么祸了吗?

想到这里老夫人也不急着走了,她直接转过身,指着宁兮月的手都有些颤抖。

“你说,你是不是又惹什么祸了,现在你要是不说出来,以后若是出什么大事儿,恐怕无法收场!你是不是想气死我?”

这宁兮月打从娘胎生下来之后,那就是天生爱闯祸的主,一天不闯祸,她就心里难受。

越想老夫人就越生气,甚至都觉得自己瞎了眼睛,怎么就能相信这丫头是为了自己好呢,她不气死自己就已经是一件好事了。

宁兮颜和宁兮倩都坐在一边,眼底透露着几分精光,心底更是冷笑连连。

宁兮颜轻咳了一声,有些担忧地开口,“祖母这可能都是误会,妹妹可能没有做什么错事,祖母您就给妹妹一次解释的机会吧……”

老夫人冷冷的看了一眼宁兮月冷笑出声,“解释?我刚才难道没有给她解释的机会吗?你看她说吗?”

宁兮月无辜地摇了摇头,眼中都透露着委屈,可是却始终一个字都不想说。

香儿着急了,连忙跪下来,焦急地开口。

“老夫人,小姐真的没有闯祸呀,她这么做完全是为了您。您可千万不要误会我家小姐,小姐现在真的不闯祸了,甚至每次提起您的时候她都满脸后悔,抱怨自己怎么能让您如此操心,现在小姐满心想的都是弥补,怎么可能是抄佛经的时候大口吃肉,并且还要给您闯祸呀,小姐手上的伤口真的不是和人打架所为……”

老夫人眉头皱了皱,神色之中都带着几分冰冷。

“什么叫为了我?你说出来的话,怎么不问问你自己的心是不是在说谎。”

宁兮倩也有些疑惑地问着,“我昨天没有看错呀,二姐吃的就是鸡腿,怎么现在还在否认呢?二姐姐,就算你有心为祖母祈福,那你也应该知道规矩的,如果这吃了肉之后抄写的佛经,那就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祈福了,甚至对祖母来说都可能是灾难,我这么提出来姐姐你不要怪我,我只是觉得我们不能如此大意。”

两边的反驳都在说宁兮月过分,可是宁兮月却委屈地摇着头。

“祖母,不是这样的,真的不是这样的,过几天你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,您再给孙女儿几天时间行吗?到时候孙女儿一定会向您解释的。”

香儿更恨铁不成钢了,“小姐,奴婢知道您想给老夫人一个惊喜,可是现在老夫人明明很生气呀,难道你还要等老夫人气病了之后再来一个惊喜吗?这也是不孝啊,小姐您怎么可以这么糊涂……”

婢女在一旁不停的说着,总觉得自家小姐好像脑子抽筋,宁兮月面色一变,连忙看向香儿,“你……不是不让你说吗!”

香儿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只是众人的神色却有一些不可思议。

宁兮颜有些疑惑的问着:“惊喜?”

宁兮倩在一旁,也是满脸不解,甚至还不忘提起刚才的事情,“现在吃鸡腿抄佛经,明明就是愤怒,哪里来的惊喜?”

香儿愤怒地看向了宁兮倩,“三小姐看错了,那根本就不是鸡腿!”

宁兮倩瞪圆了双目,好像诧异极了,“不是鸡腿儿?那怎么可能,我明明亲眼看见二姐姐在啃鸡腿儿的!”

刚才还一口一个好像,可是现在却越来越坚定。

老夫人神色复杂地看向了宁兮月,这个丫头向来古灵精怪,她到底在玩什么?

“丫头,到底是怎么回事儿?你和祖母说,香儿说得没错,难道你还要等祖母气病了,然后再给惊喜吗?那样的话还算是惊喜了吗?”

一听到老夫人说这样的话,宁兮月的面色变了变,她抬起头,望向祖母,有些委屈地开口。

“祖母……”

杜秀莹也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到底在搞什么鬼,直接走到她面前,怼了一下她的额头。

“你这丫头,赶紧说出来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看着宁兮月还有些犹豫,不想说的样子,杜秀莹也没有了耐心。

最主要的是她害怕老夫人会对宁兮月越来越不满,这昨天的两件寿礼好不容易缓和过来不少,难道还要一下子打回到原点吗?

随后杜秀莹直接将目光转向了宁兮月的婢女,淡淡道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香儿你来说。”

香儿一见夫人来寻问,连忙昂了昂头,憋了半天的话终于能说出来了,随后一咕噜往外倒:“老夫人,这件事情您有所不知,我家小姐真的是冤枉的,就从我家小姐手上的伤来讲,那根本不是什么普通的伤呀老夫人,她这是……”

话才说到这里,宁兮月眉头一皱,直接冷声打断:“好了,先不要说了。”

杜秀莹面色难看,她一把拉过了宁兮月不让她说话。

“香儿,你继续说。”

关于我

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

热门文章
香港合六彩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