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科幻未来 > 正文

《贺先生的巨星娇妻》(顾青灵贺南琛)小说阅读by听风

奶昔奶昔 2019-03-13 14:26:19 4

 《贺先生的巨星娇妻》(顾青灵贺南琛)小说阅读by听风 科幻未来

《贺先生的巨星娇妻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:水鸟文学,关注后回复:贺先生的巨星娇妻 或者书号:17216 即可阅读全文

点击阅读

《贺先生的巨星娇妻》小说简介

完结小说《贺先生的巨星娇妻》是公子伶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小说,主角顾青灵贺南琛,内容主要讲述:贺南琛的脸色变化那是相当的快,一会儿晴一会儿阴的,很难有人能够琢磨到他的情绪。郝黎川瞬间就把手收了回来,顾青灵看着郝黎川有点害怕的样子,微皱眉说:“没关系,反正我也没事,我就帮你们泡茶吧!”郝黎川和杜...

《贺先生的巨星娇妻》 第13章:本来就是我的错 免费试读

贺南琛的脸色变化那是相当的快,一会儿晴一会儿阴的,很难有人能够琢磨到他的情绪。

郝黎川瞬间就把手收了回来,顾青灵看着郝黎川有点害怕的样子,微皱眉说:“没关系,反正我也没事,我就帮你们泡茶吧!”

郝黎川和杜以寒眼睛一亮,恩恩点头,就看到顾青灵端着水壶朝着吧台那边走。

贺南琛脸臭臭的,什么时候他的话都不听了,和他唱反调?

“啊!”

一声痛呼,把贺南琛吓一跳,猛地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几乎下意识的就朝着顾青灵那边走,甚至速度非常快。

等四人反应过来的时候,贺南琛就已经把顾青灵揽在怀里了。

“我去!”

顾青灵刚才一不小心就被开水烫了一个泡,整个手指很快就肿了起来,贺南琛看着顾青灵整张脸都疼的皱起来的样子,抱起顾青灵就往外走。

“喂!你们去哪里!贺南琛!”

几人见贺南琛都走了自然不会留在这里,连忙起身跟在了贺南琛的身后,才知道顾青灵的手指被烫伤了。

虽说不算什么大问题,但是对于弹钢琴的人来说,没有什么比自己的手更重要了,有时候一双手就能给他们带来很多灵感。

顾青灵现在的手指着实有点吓人,肿的老大。

“我先把顾青灵送去医院,你们先走吧,改天约!”

“真是一个麻烦精啊!好不容易出来一趟!全部被她给破坏了!”,陈思琪厌烦的看了一眼眼睛通红的顾青灵说:“我说你是不是装的啊,不是就被烫了一下吗,至于那么痛苦的样子吗?”

“陈思琪!你说话别太过分!”

要说在帝都里,唯一不怕贺南琛的人就是陈思琪了,陈思琪对上贺南琛阴冷的眼神,皱眉说:“怎么,难道我说错了?本来就是啊,我们好不容易出来一趟,你看都多少次了,一会儿这样那样的,又不是大小姐的命,还那么娇气干什么,讨人嫌!”

“思琪,别说了!”,尹慕雅看到贺南琛越来越沉的脸,连忙拉住了陈思琪的衣袖,陈思琪烦躁的甩了开,丝毫不惧怕的和贺南琛对视着。

贺南琛眼神一冷,脚都上前了几步,只要是熟悉的人,很明显的知道贺南琛是想动手!

“好了好了!赶紧送顾青灵去医院吧!都是自己人,吵什么吵!”,杜以寒沉着脸说道。

顾青灵收到杜以寒有些责怪的眼神,拉了拉贺南琛的袖子说:“走了吧南琛哥,”

带着哭腔的声音拉回了贺南琛的眼神,垂头看了一眼顾青灵,给了陈思琪一个警告的眼神就抱着顾青灵上了车。

那个眼神怎么说呢,冷得渗人,原本气势十足的陈思琪顿时就打了一个冷颤。

尹慕雅看着很快就消失在山脚的跑车,说:“思琪!贺南琛的脾气比你想象的还要可怕!你最好不要挑衅他!”

陈家虽然不比贺家差,但是贺南琛真的要做什么,陈思琪绝对会出事的。

尹慕雅太了解贺南琛了,否则她能忍这么久?

陈思琪脸上有点愤怒,说:“有什么了不起的!不就是贺家吗,一副唯我独尊的样子!”

杜以寒无奈的扶额,拉着郝黎川就走,“咱们走,都是惹不起的人!”

郝黎川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,说:“就是啊,脾气一个比一个差啊!”

陈思琪一听,瞪了一眼郝黎川说:“郝黎川!你这句话什么意思?”

“我的姑奶奶,我能有什么意思,我说你厉害你牛气行了吧?”

哼!

尹慕雅对陈思琪的脾气还是很无奈,就像炮筒一样,一点就着。

如果不是背后有陈家,还真不知道她能不能平安活到现在。

“好了思琪,你还是收敛一点你的脾气吧,早晚会吃亏的!”

陈思琪是从小被捧在手心上长大的,从来没吃过一点苦,更别说是亏了。

但是贺南琛不同,他真比陈思琪想象中的还要可怕太多了!

“行了,我知道了!你就知道护着你男人,就连我这个闺蜜都不要了是吧?”

“怎么可能,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了,好了我们先回去吧,今天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就好了!”

没发生过?

陈思琪嗤笑了一声说:“慕雅,我可没有你那么好的脾气,我还头一次来香山这个地方,我好好地事情都推掉了,就是为了陪你来见贺南琛,结果呢,都怪顾青灵那个麻烦精,一会儿这不对哪儿不对的,好好地玩耍都被她给毁了!看我不好好收拾她!”

尹慕雅眼睛闪了闪就挽着陈思琪的手臂上了白色的跑车。

**辣的疼让顾青灵脸越来越苍白,但是贺南琛就像没有看到一样,一个眼神都没给她。

到医院后,顾青灵连忙就去找了护士,给她消了毒,敷了一层药才勉强好了一点。

“最近不要沾水了,也不要碰其他东西,容易被感染。”

顾青灵点了点头,道谢后付钱就出去了。

贺南琛看了一眼上车的顾青灵,手指被纱布包着,肿的老高,微皱起了眉头但是什么都没说。

许久,顾青灵以为贺南琛不会给她讲话的时候,他还是说话了。

“陈思琪平时就是这么欺负你的?”

嗯?

顾青灵楞了一秒,说:“怎么会,今天本来就是我的错,是我不小心把手指烫伤了,把你们玩耍的气氛都打坏了。”

贺南琛闻言心口一睹,余光冷冷的看了眼顾青灵,就懒得理她了。

又不是圣人,什么事都朝着自己身上揽,看陈思琪的样子就知道明显不是第一次这么和顾青灵说话了。

平时他不怎么管她们女人之间的事情,所以并不知道这些。

今天这么一看,陈思琪那个女人还真是嚣张呢。

回到贺家后,贺文林看到顾青灵的手,站起身说:“青灵,你的手这是怎么了?”

孙曼掀开眼皮子看了顾青灵一眼,顾青灵说:“没事的叔叔,已经上药了,不碍事,”

贺文林看了眼顾青灵苍白的脸色,抬头看着贺南琛说:“青灵这是怎么了,怎么好好地受伤了,你们不是出去玩了吗?”

热门文章
香港合六彩开奖结果